从嵌入到融合:社工站路径探索

从嵌入到融合:社工站路径探索

  党的十九大报告指出,当今社会主要矛盾已经由“人民日益增长的物质文化需要同落后的社会生产之间的矛盾”转化为“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和不平衡不充分的发展之间的矛盾”,并且指出,人民群众对美好生活的需要日益广泛,不仅对物质文化生活提出了更高要求,而且在民主、法治、公平、正义、安全、环境等方面的要求日益增长。

  为了有效回应这些新需要,解决社会的新矛盾,十九大报告在加强和创新社会治理领域,提出要建立共建共治共享的社会治理格局,并且提出了社会治理的制度建设、提高四化水平和加强四个体系建设。其中提高四化水平主要是指社会化、法治化、智能化和专业化水平。

  湖南省民政厅于2018年6月发起湖南社工·禾计划,在全省1929个乡镇(街道)建立社工站,加强全省基层民政经办服务能力。通过在全省全域“播种育苗,陪伴成长”推广该计划,加强培育基层社会工作专业人才,提高民政专业化服水平,健全和充实市、县、乡、村四级服务网络。

  长沙市培源社会工作服务中心有幸通过公开招投标的方式在2019年1月中标长沙市天心区乡镇(街道)社工站标段三和衡东县社工站,在乡镇(街道)开展社工站建设运营工作。本文主要从街道社工站如何克服嵌入过程中的种种困难,顺利融入街道开展服务的路径进行探索研究。

  “嵌入性”思想最早是由匈牙利政治经济学家、社会学家Karl Polanyi提出,随后Zukin和Dimaggio(1990)进一步发展了嵌入性,将嵌入分为四种类型:结构嵌入、认知嵌入、文化嵌入以及政治嵌入,分别关注了结构中的位置、认知与群体思维、共有信念与价值观、政治环境与权力结构等要素对经济行为的影响。

  王思斌教授于2011年在社会科学战线发表的《中国社会工作的嵌入性发展》通过“理论的迁移”,用嵌入的概念来讨论中国社会工作的发展问题。“嵌入”是指“专业社会工作是嵌入原来的社会服务领域之中并谋求发展的”,或者“专业社会工作实际上是进入本土社会工作实践的原有领地,前者嵌入后者之中”。

  这里所说的“原来的社会服务领域”和“本土社会工作实践”属于同一所指,即行政性、非专业的社会工作,“专业社会工作的‘嵌入’指的是它必须进入行政性社会工作占主导地位或基本覆盖的社会空间发挥作用”。而乡镇(街道)社工站恰恰是作为一个新生事物嵌入到基层职能部门。

社工站嵌入街道初尝试

一、顶层设计是嵌入的政策保障

  在我国特色社会主义发展过程中,行政单位运作过程中的科层制依然根深蒂固的存在着,而垂直化的行政力量对社会治理创新发挥着至关重要的推动作用。

  为推动禾计划乡镇(街道)社工站的落地,湖南省民政厅、省委组织部、省编办、省教育厅、省财政厅、省人社厅等六部门联合出台《关于推进政府购买服务加强基层民政经办服务能力的实施意见》(湘民发〔2018〕10号),省民政厅印发《湖南省乡镇(街道)社会工作服务站项目实施方案(试行)》(湘民发〔2018〕16号)的通知,这是社工站进驻街道的政策保障,它直接解决了社工站建设的目标问题、资金问题、工作内容等问题,使乡镇(街道)社工站可以在短期时间内实现快速落地,并得到政府的合法性认同、获得足够的生存空间和体制内资源的支持。

二、专业力量是嵌入的技术保障

  湖南社工·禾计划对乡镇(街道)社工站从业人员要求驻站社工年龄在40岁以下,大专及以上学历,具有社会工作专业资质人员优先。社会工作是一门非常强调专业性的学科和职业种类,它拥有独特的价值理念、理论知识和实务技能。 

  社会工作专业人才是具有一定社会工作专业知识和技能,在社会救助、慈善事业、社区服务、就业援助、贫困帮扶、纠纷调解等领域直接提供社会服务的专业人员。

  禾计划的重要目的之一是提高基层民政经办服务能力,乡镇(街道)社工站通过开展社会救助领域、农村留守儿童关爱保护领域、城乡社区建设领域和其他民政领域的社会工作服务,坚持以需求为导向解决社会问题,稳扎基层,充分发挥专业优势在社会治理中的积极作用。

三、关系建立是嵌入的环境保障

  社工站作为一个新生事物嵌入到基层体系中,需要驻站社工构建新的人际关系,处理好社工与民政局、社工与街道及社区、社工与机构的关系。民政局作为购买者是监管方,乡镇(街道)作为社工站驻点地是监督和协调方,社工机构是社工站服务运营方,关系嵌入的过程也是融合的过程。

  社工站在嵌入乡镇(街道)的初期过程中,社会工作在行政权力较强和资源依赖的情况下,驻站社工需要承担或协助部分行政工作,一开始难以走向独立、自主和可持续的道路,但由于社会工作独特的专业性优势,社工站可以通过专业的服务,让其不被完全行政化。

  驻站社工与乡镇(街道)的关系究竟是伙计还是伙伴,直接影响着社会工作在嵌入中的专业化走向。

四、服务角色是嵌入的成效保障

  禾计划项目通过引进专业社工人才提供站点服务是提高民政专业化服务水平的重要保障之一。

  驻站社工通过社会工作的价值理念、专业知识和工作方法等,在具体的服务情境中扮演着不同的服务角色,有时是服务提供者,有时需要扮演资源链接者;例如在乡镇社工站,驻站社工要对社会救助等领域的政策非常了解,能够及时解答群众的咨询;在具体的个案服务中,社工要运用到倾听、同理等技巧。

  在社区活动中,调动居民自身的积极性,招募和吸引更多地志愿者,共同充分参与到活动中来;驻站社工在服务过程中始终秉承“助人自助”的理念,遵循个别化的原则,协助个人或家庭挖掘自身的潜能来解决问题,最终达到协调社会关系,促进社会和谐的目标。

社工站融合发展新态势

一、方向融合:坚持党建引领

  在我国政治经济文化背景下发展社会工作,要坚持党政主导,社会协同,社工站的发展与中国共产党的工作、我国整体民政工作发展相适应。

  培源社工在长沙市民政局的指导下于2017年成立了党支部,始终坚持中国共产党的领导,充分发挥党员社工的先锋模范和带头作用,促进思想政治工作与社会工作方法融合,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与社会工作理念融合,确保社会工作的正确政治方向。

  我机构承接的黑石铺街道社工站在全省建成了首个街道级社会组织及社会组织党组织的“双培育”基地——“黑石聚力会”,按照“党建引领、政府支持、社会参与、独立动作”的模式,打造社会组织及其党组织培育平台,为初创型社会组织提供培育场地、党建指导、业务指导和公益服务等。

二、理念融合:坚持以人为本

  党的十九大进一步强调了“以人民为中心”的发展思想,并深刻阐释了中国共产党人在新时代的历史使命就是为中国人民谋幸福、为中华民族谋复兴,社会工作是以服务于有需要的人群为核心目的,社会工作的“以人为本,助人自助”服务宗旨与政府的“以人民为中心”服务理念高度契合,其目的都是为了解决社会问题、维护社会稳定、促进社会公正、推动社会发展。

  乡镇(街道)社工站是通过社会工作专业服务,深入一线,扎根基层,开展形式多样的服务,通过心理疏导、情绪抚慰,维护有需要群体的权益,激发他们的潜能,恢复和增强其社会功能,更好地满足人民群众不断增长的个性化多样化服务需求,协助民政部门打通服务群众的“最后一公里”,提高社会福利,传递社会关爱。

三、目标融合:促进社会发展

  创新社会治理的重要目标是激发社会活力,化解社会矛盾,满足人民群众多样化需求,最大限度增加社会和谐因素,实现社会的安定有序。乡镇(街道)社工站建设有助于实现这一目标。

  驻点社工进驻乡镇(街道)后,通过走访、入户、外展和活动等多种形式进行社工宣传和倡导,让居民知道有困难可以找社工,居民群众也有了一个诉求能表达、需求能满足和问题能解决的地方,使得政府、社会、人民群众之间能有一个良性的互动,政府与社会工作的共同目标,即解决社会问题也得以实现。

  在“共建共治共享”的社会治理新格局打造过程中,基层治理创新需要真正的多元参与,社工站作为乡镇(街道)的服务平台,与社区(村)进行联动,发展和培育志愿服务队伍开展城乡社区建设,不断扩大社会参与力量,完善社会协同机制。

四、关系融合:坚持政社合作

  乡镇(街道)是通过自上而下的形式开展居民服务,而社会工作是基于平等自助来开展专业服务。社工站在落户乡镇(街道)之后,驻站社工通过以发现当地问题、回应当地需求的方法与乡镇(街道)、居民群众建立合作和信任关系。

  在具体的工作情境中,因服务环境的复杂性,驻站社工运用有策略的互动方式与乡镇(街道)建立合作关系,例如有的社工站协助乡镇(街道)开展困难群众摸底调研,既帮助乡镇(街道)完成了行政工作,同时又接触到了服务对象,并从专业的视角来搜集服务对象的情况和信息。

  让摸底调研更全面和精准,双方达成合作共赢,驻点社工也在这个过程中获得认可和更多地话语权,这样一来,社工站既能与行政力量密切合作,同时也能保持相对的独立性,更好地发挥社会工作的专业优势将社会工作在地化。黎婷,中级社工师,湖南师范大学社会工作硕士,长沙市培源社会工作服务中心总干事,2017年度全国百名社工人物,长沙市见习督导,湖南女子学院女性学专业实践导师。本科毕业后一直就职于长沙市培源社会工作服务中心,拥有五年多一线服务和项目管理经验,策划的“返乡青年,让爱回家”项目获得第四届中国公益慈善项目大赛铜奖。

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社工客平台立场。

出品 | 社工客(ID:shegongke)

作者 | 黎婷

单位 | 长沙市培源社会工作服务中心

从嵌入到融合:社工站路径探索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